欧罗巴潮男的中古时尚手册
【字体:
欧罗巴潮男的中古时尚手册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世纪绝对是被人类误解最深的时代之一,除却那些关于黑暗和愚昧的刻板印象外,这个时代显然还为许多现代文化和艺术奠定了基础。正如玛尼·弗格(Marnie Fogg)在《时尚通史》里指出的那样,中世纪晚期到文艺复兴时代不仅是东西方时尚圈分道扬镳的重要节点,也是欧罗巴潮男的时尚之路的重要转折点,其在服装方面由松到紧的剧烈变化深刻而持续地影响了之后好几百年的时尚圈。

  在中世纪之前,尽管彼此相隔万里,但东西方时尚圈的穿衣心得惊人的一致,双方都认为宽袍大袖和雌雄莫辨才是时尚穿衣的不二法则。在欧洲,地中海明媚的阳光和温暖的气候让古典时代的希腊和罗马人养成了天生不爱穿裤子的毛病。除了确实凉快的因素外,宽松长袍之下还隐藏着重要的经济原因——只有富有的人才有资格把整块宽大的布料披在身上。尽管这看起来相当缺乏男子气概,而且罗马士兵不止一次在战场上被罗马的敌人——日耳曼人和斯基泰人——嘲笑为“娘炮”,但罗马人依然为自己的卓越审美沾沾自喜,更何况他们中的许多人本身就喜欢“娘炮”。

  从森林深处来到大城市罗马打拼的日耳曼青年一开始是很不认同这套审美观的,所以,当他们在公元410年8月24日一巴掌把罗马时尚圈拍在沙滩上的时候,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剥夺了潮男们露大腿的特权,让大家都穿上了裤子。在罗马帝国尚未沦陷的东半边,也就是后来被我们称为拜占庭的那个国家,潮男们又坚持了好几百年才穿上裤子。

  日耳曼人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罗马,却吃了没文化的亏——他们皈依了基督教。在基督教神学禁欲主义的影响下,他们认为过于修身和暴露的衣服会显著提高性活动的频率,认为即使在合法夫妻之间,这也是一种罪孽。于是,人们普遍穿起了宽松的直线剪裁的长袍,既不显露身体的线条,也不裸露肌肤,男女之间衣服的样式也相差不大。

  然而,现代时尚的雏形已经在战场上悄然成形。当时的骑士和军士普遍装备的锁子甲是一种由铁环相缀而成的铁甲,它有着贴身和柔软的优点,也有着显著的缺陷。它能有效地防御大多数刀剑的劈砍,但对穿刺伤害的防御能力较差,特别是在十字军东征面对西亚和中东的突厥和阿拉伯人的复合弓时,这一缺陷尤为致命。

  对于第一个缺陷,当时人们的解决方案是在锁子甲下面穿一件具有一定厚度的棉甲,因为当箭头不幸穿透锁子甲时,其大部分杀伤力已经被消耗了,因此,箭头可能会被棉甲挡住,从而无法深入人体造成伤害。劤彊娥Q눈0틔츌엥녜痂척녘?,为了弥补第二个缺陷,人们穿戴锁子甲后,用腰带紧紧束住腰部,从而使锁子甲的一部分重量分散到腰部,以减轻肩部的负担。

  这种被称为“Gambeson”(软铠甲)或“Arming doublet”(武装衣)的棉甲通常由棉花、羊毛或亚麻制成。为了提高防御力,它通常具有一定的厚度,这在无意中使穿戴者看上去肩宽背阔,而腰间紧束的腰带则凸显了穿戴者的腰部,塑造了骑士肩宽腰细、胸部宽阔饱满、背部厚实挺拔的雄性特征明显的形象。

  在骑士文化风行的中世纪,骑士无疑是最受社会追捧和青睐的时尚潮男,他们的一举一动不但牵动着贵妇和少女的心,也牵动着巴黎和罗马的时尚圈。于是,模仿骑士英武形象的男装就应运而生了。为了在不穿盔甲的情况下获得肩宽腰细的穿衣效果,使用立体剪裁手法的民用版“Gambeson”应运而生,在法国它被称为“pourpoint”(夹衣),意为绗缝的衣服。立体剪裁手法能使衣服紧贴穿者的身体,即使不在腰间束腰带,也能获得肩宽腰细的视觉效果。此外,用两层布夹着填充物,再用倒针法绗缝,使线迹形成一种装饰,就能模仿出武装衣的模样。那些没有勇气和技巧去小亚细亚和阿拉伯人打仗的市民阶级依靠这种夹衣轻松就获得了类似骑士的英武外形。于是,这种紧身上衣迅速流行开来,从盔甲的附加物变成了一种流行的市民服饰,同时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到中世纪中晚期时,随着市民阶级和工商业的发展,基督教神学在整个社会范围内的精神控制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弱,“pourpoint”中隐含的性意味变得越发明显。为了获得肩宽腰细腿长的雄性标准版型,“pourpoint”变得越来越短,甚至缩到了臀线以上,肩部和袖子则变得越发宽大。本来是袜子的“chausses”却越来越长,一直延伸到腰部变成了紧身的连裤袜,使男性的整个形体呈现出一种上宽下窄的倒三角形状。

  与此同时,女装却发生着与之相反的变化。女装的上衣变得越来越紧,越来越注意凸显女性的乳房和腰肢,于是紧身胸衣(basquine)的雏形开始出现。与之相反,女装中的裙摆却变得越来越宽大,裙撑(farthingale)使裙摆膨胀成蘑菇的形状。这种服饰使女性的形体呈现出上窄下宽的正三角形状,与男性服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至此,男装和女装彻底完成了分化,从此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但基督教的影响和控制力依然有力,1431年5月30日,英国人控制下的宗教裁判所指控法国民族英雄贞德为异端和女巫,并在鲁昂烧死了她,指控的罪名之一就是贞德穿了男性的紧身裤,这在当时是被严厉禁止的行为。

  女性被严禁穿着紧身裤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种长袜一开始是以类似现代女性吊带袜的方式系在腰部的,后来才变成类似连裤袜的紧身裤。为了解决腰围和臀围之间的差异,人们在前裆处开了一个口子,而为了遮挡这个口子,人们又在这个位置缝了一块布。穿上这种紧身裤后,这块布就在裆部形成了一个兜状的谜之突起。在发现这个“兜”具有炫耀男性第一性征的妙用之后,当时的潮男们立即在裆部开始了军备竞赛。于是,这个兜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高耸,最终在文艺复兴时期变成了一种叫作遮阴袋(codpiece)的东西。它是一个装有填充物的小口袋,潮男们通过向里面填充羊毛、亚麻和丝绸获得了尺寸远超正常人类的夸张的外生殖器造型。古希腊和罗马时期的潮男们露大腿的传统意外地在文艺复兴时期得到了恢复,让人不禁感叹时尚圈的风向变幻无常。

  市民阶级的一系列努力对时尚风潮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使得从战场而来的潮流最终又改头换面传回了战场。14世纪时,欧洲的盔甲工艺出现了巨大进步。随着冶金学、锻造技术、人体工程学和解剖学的发展,原本覆盖在锁子甲上作为加强部件的钢板零件逐渐变成了包裹全身的独立装甲,于是板甲诞生了。板甲的结构完全参考人体的生理解剖结构,因此,穿戴时只有完全贴合人体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其灵活的优势。早期的板甲设计完全遵循了这一点,穿起来就像一个铁皮人,看起来和时尚着实关系不大。

  在板甲技术逐渐成熟后,时尚风潮和审美情趣就不可避免地被灌注其中。以15世纪流行的哥特式和米兰式全身板甲为例,肩甲宛如钢铁的三角肌赋予穿戴者宽阔的肩部,胸甲的前胸部隆起,在胸甲和躯干之间留出一定空间,以保护人体最重要的脏器——心、肝、肺、脾。这样一来,即使弩矢侥幸穿透了胸甲,也无法立刻进入人体,而很可能会被胸甲卡住。这个设计增强了胸甲的保护性,也赋予了穿戴者饱满的胸部曲线。

  符合人体黄金比例的分割线概念也被用于盔甲的设计之中。胸甲在腰部骤然收窄,赋予穿戴者宛若黄蜂的腰肢线条,同时它使胸甲的重量分散至腰部,减轻了肩部的负担。腿甲犹如钢制的“chausses”紧身裤,完全贴合腿部的肌肉线条,甚至连固定方式也和早期的“chausses”紧身裤完全一致——大腿甲通过两根皮带悬挂在腰上,和现代女性的吊带袜的固定方式很像。

  如果说以上这些只是流行服饰对板甲的“影响”的话,鞋甲的造型就是完全照搬当时流行的尖头鞋(poulaine)了,这种鞋在13世纪开始出现,到14世纪已经成为身份的象征。国王的鞋尖长度可以达到脚长的两倍半,高级贵族的鞋尖长度可以达到脚长的两倍,骑士可达一倍半,普通市民的鞋尖长度最长与脚长相等。鞋甲是板甲中保护脚部的构件,哥特式的鞋甲常常模仿当时的尖头鞋的造型,带有一个尖锐的头,在骑马作战的时候装在鞋尖上,徒步作战的时候卸下(不然容易绊倒自己)。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个尖锐的头能让骑士骑马作战时踢击对方的步兵或者对方骑士的战马,但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因为武装到发梢的骑士在战场上就像一座移动的武器库,并不需要这样一件另类的武器。它几乎是将尖头鞋的造型直接照搬到了板甲设计上,仅起到装饰作用。

  前面提到的装置遮阴袋也被照搬到了板甲上,在为当时那些个性高调的潮男量身定制的高级盔甲上,它被精心设计成各种装饰华丽的钢铁大鸟,不但造型相当逼真,而且用上了当时流行的镏金银、蚀刻和珐琅掐丝工艺。尽管两位潮男相遇时各自挺着花哨的铁鸟互相打招呼的情形令现代人觉得难堪,但它确实是当时欧洲顶级时尚界的常态。后世的历史学家一度单纯地误认为这些恶趣味的钢铁大鸟是板甲的护裆,但他们很快就被其夸张的尺寸和造型所惊骇,不得不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推测,因为任何盔甲都不需要伸出身体半英尺之长来保护裆部(当然,它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护裆的作用,但并非单纯的护裆)。除了这种“原形毕露”的原味设计外,一些人还别出心裁地把这个部件设计成了动物或者其他形象。

  笔者作为世界顶级中世纪格斗大赛诸国之战(Battle of Nation)的中文解说,在2018年意大利罗马的比赛中亲眼见到有选手依然坚持佩戴这玩意儿(姑且称为护裆吧),上面还赫然雕刻着一张笑脸!每次看到这位选手胯下挺着一张笑脸走来走去,都有一种特别的尴尬感。

  随着火枪的出现,板甲的防御思路逐渐由全面防御转向重点防御。全身板甲在16世纪逐渐变成四分之三甲和半身甲,而下半身则以“chausses”紧身裤进行混搭,这成为当时欧洲君主和贵族的标配。即使18世纪之后大部分人都已不再穿盔甲,紧身裤还一直坚挺地在潮男圈盘踞了近二百年。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这种紧裹下体的紧身裤不仅穿起来模样古怪,而且很不利于健康。不过,这种娘里娘气的造型丝毫无损于当时军人的英武。1697年9月11日,欧根亲王指挥的神圣罗马帝国军在森塔战役中大胜奥斯曼军,戴着假发、涂脂抹粉、穿着紧身裤的西欧“娘炮”把奥斯曼帝国军杀得尸横遍野,几个小时之内超过两万土耳其人被屠杀,神圣罗马帝国军仅有429人阵亡。

  当板甲作为军礼服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后,欧洲军装的设计依然以盔甲和武装衣的造型为主要参考。以17—18世纪最流行的军民两用外套“Justaucorps”(这是现代西装和夹克的直系祖先)为例,它采用修身的设计,故意夸大肩部,刻意收短、收窄腰部,同时设计了超过必要数量的纽扣,还搭配了明显有害男性生殖健康的紧身打底裤。这些特征在以拿破仑时代的军服为代表的欧洲近代军服上展露无遗。这使得拿破仑毋庸置疑地成为18世纪欧洲时尚界的弄潮儿,也使那个时代的军装样式基本为近现代男装奠定了理念基础。

  然而,这并不能使它盖过中古时代欧罗巴潮男们掀起的时尚风潮,因为文艺复兴时代最负盛名的潮男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曾经说过:“真正的欧罗巴潮男应该穿上等的好钢。”

  《兵者不祥》@联合读创 出品,一部以武器和战争为主题,涉及火枪、火炮、长枪、刀、剑、弓弩、战场着装、武术等众多领域的战争文化史。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